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生 > 正文

fm2012妖人借病毒疫情发大财,全球最富的那个人

时间:2022-01-14 12:04 fm2012,妖人,借,病毒,疫情,发大财,全球,最富,的,

核心提示

近日据外媒报道,据彭博社亿万富豪指数数据显示,全球前500的富豪在过去的一年里越来越富有。据统计,2021年这些富豪的财富共增加了1万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6.38万亿元)。仅世界首...

近日据外媒报道,据彭博社亿万富豪指数数据显示,全球前500的富豪在过去的一年里越来越富有。据统计,2021年这些富豪的财富共增加了1万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6.38万亿元)。仅世界首富埃隆·马斯克一人的财富就增加了近1180亿美元。

其次,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CEO贝尔纳.阿尔诺的财富增加了627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998亿元);谷歌创始人拉里.佩奇和谢尔盖.布林的财富分别增加470亿美元和450亿美元(分别约合人民币2997亿元和2870亿元);Meta(facebook)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的财富在2021年增加了250亿美元左右(约合人民币1594亿元)。

据报道。加密货币、大宗商品和房地产等其他资产的大幅升值,进一步增加了超级富豪们的财富。据悉,全球前500富豪的净资产总额已超8.4万亿美元,超过了地球上除美国和中国以外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。

2021年刚刚过去,这一年过得如何?每个人甘苦自知。

但有一个群体,似乎过得很不错,这就是全球前500名的超级富豪。

BBC算了一笔账,这8.4万亿美元,远远超过日本、德国或英国等任何一国的全国经济规模,拉丁美洲所有国家的GDP全部加起来,也比不上这500名富豪的财产总值。

随着新一轮的股市上涨,这些全球头部富豪的股票、房地产、加密货币等资产跟着水涨船高,而许多国家因受疫情影响,经济建设尚未恢复,民众生活步履维艰。

世界前十大富豪中,有九个都是美国人。

以马斯克为例,掌控特斯拉和Space X的马老板,在2021年资产暴增75%,资产达2735亿美元,增幅名列首位。仅在2022年年初的几天内,其资产就又增加了320亿美元。

近日据外媒报道,据彭博社亿万富豪指数数据显示,全球前500的富豪在过去的一年里越来越富有。据统计,2021年这些富豪的财富共增加了1万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6.38万亿元)。仅世界首富埃隆·马斯克一人的财富就增加了近1180亿美元。

其次,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CEO贝尔纳.阿尔诺的财富增加了627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998亿元);谷歌创始人拉里.佩奇和谢尔盖.布林的财富分别增加470亿美元和450亿美元(分别约合人民币2997亿元和2870亿元);Meta(facebook)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的财富在2021年增加了250亿美元左右(约合人民币1594亿元)。

据报道。加密货币、大宗商品和房地产等其他资产的大幅升值,进一步增加了超级富豪们的财富。据悉,全球前500富豪的净资产总额已超8.4万亿美元,超过了地球上除美国和中国以外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。

2021年刚刚过去,这一年过得如何?每个人甘苦自知。

但有一个群体,似乎过得很不错,这就是全球前500名的超级富豪。

BBC算了一笔账,这8.4万亿美元,远远超过日本、德国或英国等任何一国的全国经济规模,拉丁美洲所有国家的GDP全部加起来,也比不上这500名富豪的财产总值。

随着新一轮的股市上涨,这些全球头部富豪的股票、房地产、加密货币等资产跟着水涨船高,而许多国家因受疫情影响,经济建设尚未恢复,民众生活步履维艰。

世界前十大富豪中,有九个都是美国人。

以马斯克为例,掌控特斯拉和Space X的马老板,在2021年资产暴增75%,资产达2735亿美元,增幅名列首位。仅在2022年年初的几天内,其资产就又增加了320亿美元。

有句谚语,最富的人赚得最多。

但是,最有钱的人,也有他自己的焦虑,比如咱们今天文章的主角世界首富(多次夺冠)、亚马逊创始人——贝索斯。

电商之王

贝索斯的父亲,有几分浪荡子的气质,谈恋爱谈成老公,生贝索斯时,他父亲还是个半大小子,大概是没玩够,1964年1月12日生下小贝后,没过几年,便提出离婚,追求“自由”。

亲爹出走后,贝索斯的母亲为了养娃,继续生活,给小贝找了个后爸——名叫米盖尔·贝索斯的古巴移民,并让小贝随了继父的姓。

这老贝也有一颗驿动的心,卡斯特罗上台后,老贝逃离古巴,移民美国,在埃克森公司任职。

根据2013年出版的一本贝索斯传记《一网打尽:贝索斯与亚马逊时代》记载,3岁时,贝索斯嫌自己的婴儿床太小,抄起一把螺丝刀,就要强拆婴儿床,其母看到这场面,暗暗心惊,觉得这娃不走寻常路。

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,贝索斯辗转去了几家纽约的金融公司。

纽约大都市金钱永不眠的氛围,让贝索斯那颗驿动的心如鱼得水,每每看到叼着雪茄、西装革履的上市公司大老板,都忍不住漾起“彼可取而代之”的情绪。

30岁时,贝索斯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篇豆腐块文章,说互联网产业将迅猛发展。贝索斯眼睛一亮,决定辞职创业。

1994年,贝索斯成立了一个网上书店,倒腾点二手书啥的,当时互联网电商行业小荷才露尖尖角,由于春江水暖鸭先知的“春鸭效应”,贝索斯可谓一骑绝尘。

亚马逊上线一个月,该公司就能向美国50个州以及45个国家配送商品。亚马逊成立5年后,其注册账户从18万激增至1700万,销售额从51万1千美元增长到16亿美元。

贝索斯为人严谨,其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战略就是:关注用户。

1997年,贝索斯将亚马逊搞上市圈钱,筹集到5400万美元,成为当年全球35岁以下最富有的人之一。1999年,《时代》将贝索斯评为年度人物,并送给他一顶实至名归的大帽子——电商之王。

大大的电商之王偏爱算计“小钱”。

贝索斯有个绝活,那就是上天遁地,寻找一切粗大或细小的机会避税,同时还贼拉抠门,在自己富丽堂皇的亚马逊办公大楼向员工收取几美元的停车费,同时玩转资源,花光心计,阻止亚马逊仓库的员工组织工会。

与此同时,贝索斯牢记“关注用户”这个初心执念,为了用户体验,很舍得砸钱。收购了一连串机器人、无人驾驶汽车、无人机、云计算等公司。

有了资本垫底,科技添翼,亚马逊滚雪球般膨胀,可以说是撒豆成兵,推会员推到付费用户数量超过1个亿、搞kindle搞成全球头牌电子阅读网红产品。

在亚马逊仓库,机器人满地跑;斯皮尔伯格导演的《头号玩家》里用无人机送快递的情形,亚马逊在2016年就玩过了。

当时,在一位英国顾客完成定购13分钟后,一架风骚的亚马逊无人机将邮包投递到位于剑桥的目的地,成了国际新闻。

2013年,贝索斯以2.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《华盛顿邮报》,《华盛顿邮报》干的最出圈的一件事,就是独家报道“水门事件”,导致尼克松下台。

收购《华盛顿邮报》后,贝索斯成为美国少数几个最有影响的新闻内容提供者。

2018年,亚马逊成为继苹果公司后全球第二家市值达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。2020年,亚马逊销售额突破3200亿美元。2021年,贝索斯顺理成章地戴上了全球首富的大帽子。

与马斯克一样,贝索斯钱多到足以让他“心怀宇宙”,要把科幻电影变成现实,殖民外太空,其太空公司蓝色起源正是为这一远大目标而建。

然而,仰望太空的贝索斯,却差点被地球上的“小石子”绊倒。

慈善之渣

2004年,亚马逊在中国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卓越网,将其改名为亚马逊中国。

一心要开拓中国市场的贝索斯,却遇到了两个难以逾越的对手,一个是马云,一个是刘强东。

此一时彼一时,当年贝索斯初建亚马逊时的电商蓝海,如今已经血红一片,尤其是中国电商市场,日新月异,一日千里,《经济日报》称,亚马逊在中国受挫,是因为对飞速发展的中国市场判断迟钝导致创新无法跟上。

2019年4月,亚马逊不敌马云、刘强东,宣布将关闭在中国的国内电商业务,只保留云业务、Kindle和跨境贸易业务在中国的运营。

近一两年来,Kindle也危了。

2021年10月底,亚马逊Kindle天猫官方旗舰店闭店,而在京东自营的旗舰店上,除了一款低端型号外,Kindle产品均显示无货。

多名亚马逊中国内部独立信源透露,亚马逊公司Kindle硬件团队已于2021年11月被裁撤,该变动经过贝壳财经记者视频报道后,持续发酵,多次登上热搜第一,引发“Kindle撤出中国”的猜想。

就在几天前的2022年1月4日,亚马逊中国做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回应: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,消费者可通过第三方线上和线下零售商购买Kindle设备。

明面上的云淡风轻,往往是一番刺刀见红的激烈商战后的无奈寡淡之言。

相比中国市场的折戟沉沙,贝索斯更大的焦虑在于,他必须要大撒币了,再不捐钱就晚了。

亚马逊的崛起招致垄断非议,还包括避税与劳工问题,甚至还有人说,亚马逊总部所在地西雅图的房价飙升也是贝索斯暗中搞的小动作。

为应对批评,贝索斯砸重金投入公关游说,据统计,亚马逊在游说方面的年投入达1440万美元。

可惜,亚马逊砸钱没多大用。

原因有二,第一个原因是有个混不吝的主儿盯上了它,这个人就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。

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亚马逊从美国邮政署获得过低运费,还将亚马逊的活动与《华盛顿邮报》的报道倾向联系起来,意思是指贝索斯为了自身利益,搞Fake News。

话说,这特朗普也是个富家翁,但屁股在总统宝座上用文火烤了一番后,其财富大大缩水,反而增加了民众对他的信赖。特朗普卸任后,也乐得用他那张大嘴巴到处呱呱,看到了吧,我当总统,不是为了钱,是为了拯救美国人民。

在这种形势下,特朗普对贝索斯的批评诟病,无异于风霜刀剑严相逼,搞得贝索斯灰头土脸。

除了特朗普的因素,第二个原因是贝索斯其人,确实有点悭吝。

根据慈善组织乐施会的最新调查报告,新冠病毒疫情期间,全世界最富有的10名亿万富豪总财富增加了5400亿美元。这个数字足够支付所有人打疫苗,并足以让全球人口免于因新冠病毒而陷入贫穷。

贝索斯的财富在疫情爆发以来大幅增加,足够他支付87.6万名员工每人10.5万美元的奖金,而且在支付了这些奖金后,贝索斯仍然和疫情爆发之前一样的富有。

相形之下,全世界最贫穷的人口可能要花上超过10年的时间,才能恢复疫情前的经济水平,将有5亿人生活在贫穷状态下。

乐施会还表示,这是个考虑征收富豪税,建立更公平社会的好时机。

带着这个时代大背景,回望贝索斯在慈善方面的建树,还真让人没法夸他。

有报道说,贝索斯有个习惯,经常喜欢在西雅图亚马逊总部给路人发香蕉,每天大约送出4500只香蕉,但这并不能说明他慷慨,更像是一个怪癖。

因为,比起比尔盖茨、扎克伯格这些富豪,贝索斯的捐赠往往非常小额(相对于他的家底),甚至在慈善方面,还没有他那位离婚的太太捐得多。

2021年,贝索斯前妻麦肯齐在4个月里向粮食银行及紧急救助基金捐款40亿美元,而全球首富贝索斯的捐款则只有1.25亿美元。

在舆论压力下,贝索斯顶着世界首富的桂冠,感到时不我予,再不捐款就晚了,于是加大了捐款力度,宣布将捐出20亿美元资助一个学前教育网络,吊诡的是,这个决定不但没得到多少掌声,反而招来更猛烈的批评。

生存智慧

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认为:

商业社会中的垄断现象,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,垄断资本家是这样一群人,他们的利益与公众的利益,从来就不完全相同,他们一般都怀有欺骗甚至压迫公众的动机。公司(垄断集团)一旦成立,其利益就是保证自己的生存,所以要抑制竞争,并阻碍新的参与者进入市场。

亚当斯密还说:

市场的运作并非独立于人类社会之上,而是嵌入人类社会之中。人为扭曲的高利润会带来经济和道德危险,市场可能被贪婪支配,并与公共利益相背离,甚至发生直接对抗。

看来,贝索斯的慈善之路还得走下去,也必须走下去,漫漫长路远,冷冷幽梦清,毕竟他处在那个世界首富的高处不胜寒的位置。

从某种层面来讲,这无关财富,甚至无关道德,这只是一种生存智慧。

(责编:李雨)